当前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“对结果我们有信心”!“梅姨拐卖案”明日二审寻子15年的申军良

时间:2021-11-03 08:1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原标题:对结果我们有信心!梅姨拐卖案明日二审,寻子15年的申军良向人贩子索赔481万 本报讯 2014年,陈可辛执导的打拐题材电影《亲爱的》上映,影片讲述以田文军为首的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去寻孩子的故事。许多个被拐去孩子的家庭因为人贩子的介入变得支离破

  原标题:“对结果我们有信心”!“梅姨拐卖案”明日二审,寻子15年的申军良向人贩子索赔481万

  本报讯 2014年,陈可辛执导的“打拐题材”电影《亲爱的》上映,影片讲述以田文军为首的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去寻孩子的故事。许多个被拐去孩子的家庭因为人贩子的介入变得支离破碎。

  就像电影的主人公田文军一样,申军良因为人贩子“梅姨”失去了自己原本平静祥和的生活。不同的是那是电影,而申军良经历的是真实而又残酷的生活,他经历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酸甜苦辣。

  2005年1月4日,申军良即将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出租屋里被人抢走。妻子于晓莉永远记得,那天自己正在做饭,家里突然闯入两个男人,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和嘴巴。一股类似药酒的味道在鼻尖弥散开来,她睁不开眼,也说不出话。等到挣脱时,孩子不见了。

  2005年1月4日上午,被告人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、陈寿碧联手将申军良的儿子申聪抢走。当时陈寿碧在楼下把风,平负责接应,杨朝平、刘正洪携带透明胶、辣椒水等工具闯进出租屋,将申聪的母亲捆绑控制,强行抱走1岁的申聪,并将其交给平、陈寿碧夫妇藏匿。此后,平将孩子交给张维平,张维平通过“梅姨”将申聪卖至河源市紫金县。

  人生自此迎来巨变,申军良辞了工厂高管的工作,常年奔波在寻子路上,负债一度达数十万元。他和妻子后来又有了两个孩子,等到孩子学会说话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教孩子背下自家的地址、电话,并学会遇到危险时如何呼救。

  2016年3月,涉嫌拐卖儿童的张维平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广州增城警方抓获归案。据该团伙主犯张维平供述,其曾在2003年至2005年先后在广州市增城区、东莞市区、惠州市博罗县等地拐卖儿童9名,其中包括申聪。

  2018年12月28日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张维平、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、陈寿碧拐卖儿童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,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张维平、平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另两名涉案人员杨朝平、刘正洪判处无期徒刑,陈寿碧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。

  从28岁到43岁,申军良人生中最美好的15年,用在了寻子路上。这15 年里申军良绝望过无数次。据封面新闻消息,因为寻子申军良失去太多,家中欠下50余万外债。最难的时候,申军良一家,只能靠亲友给儿子聪聪的红包度日。

  “15 年来你一直没有放弃找孩子,有没有绝望的时候?”。接受羊城晚报的采访时,申军良回答称:2016 年 3 月份,抢孩子的人落网后,我就在想孩子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,于是我把申聪的床、桌子等等全部都准备好了。当得知张维平(人贩子,一审已被判刑)说把孩子卖到增城湘江路,我把整个湘江路都找了个底朝天,一家一户地去找。2016 年 3 月底到 2017 年 6 月这一年零三个月里,增城哪个街道我都去找过。我在增城发了十几万份寻人启事,找遍增城,但还是找不到孩子,这一年零三个月,我心里其实非常绝望。

  当我知道 2017 年 6 月份后张维平突然说,除了申聪之外,又拐卖了 8 个孩子,这些孩子听说卖到河源市紫金县了。我感觉张维平这下肯定是说了真话,就赶快去了紫金。因为担心孩子的养父母可能把孩子的年龄报小,我把紫金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职业学校全都找了个遍,每个学校都去过,还是没找到孩子,最后没办法,我决定倒过来,找不到孩子就找梅姨。我在梅姨那个村住了好几个月,才打听出梅姨的画像并不像,于是我多次申请对梅姨进行第二次画像。

  从孩子被抢之后,我跟了 15 年多,绝望过无数次。当孩子被抢之后,我立即就想到孩子会马上回来,我知道是谁抢的,但不知道抢的人叫什么名字。

  2020年3月4日,警方在广东梅州寻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另一名孩子申聪。2020年3月7日,在广州警方的安排下,寻子15年的申军良与儿子申聪见面认亲。同日,据澎湃新闻消息,增城警方通报“梅姨”拐卖案处理进展。警方称申聪的养父母目前正在配合调查,并透露当年养父的父亲曾经手此事,但其6年前过世。案件进一步处理中。

  截至2020年7月,被梅姨拐卖的9个孩子,已找回7个,而梅姨却像人间蒸发一样销声匿迹。也就是说同申军良夫妇有同样遭遇的家庭还有9个,7个家庭在警方的帮助下成功团聚。

  2021年3月26日,备受关注的“梅姨拐卖9个孩子案”之一的申聪被拐案,将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。据悉,该案于2018年12月一审宣判后,五被告除张维平(死刑)外其余4人均提出上诉。

  3月24日,申军良已乘坐火车从1800公里外的济南抵达广州。失望过无数次的申军良在找回了自己的希望后,想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和家人的权益。他在二审意见书中向被告提出了481万的赔偿。

  “对于这次的二审结果,我们有信心。”申聪父亲申军良告诉潇湘晨报记者,他们和其他部分家长已经抵达广州,也有两名律师参与。这次携带了提交法院的意见书,诉讼材料和一些票据、证明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回济恰好1年半申聪再次离济踏